2003.05.23

霧社就是現在南投縣仁愛鄉以前的舊稱,這裡居住的多半是泰雅族民,
由於這是個早期抗日的歷史英雄故事,
我年紀還不到那麼老,所以只能從一些文獻來轉載這些故事了。


霧社事件的遠因是積弱不振的清廷於一八九五年(清光緒二十一年)與日本簽訂馬關條約,
將台灣、澎湖等地割讓給了日本。

另外肇因是一九二八年(民國十七年)日本人為在霧社修建武德殿和霧社公學校,
大舉徵召泰雅族人從事勞役,卻不以人道相待,非但不予工資,
不准泰雅人從峻嶺中以鐵索滑運木材,而要以肩扛負,復之不時予以責打毒罵。
而中讓泰雅人感到痛楚與氣憤的是,木材的採伐場地是族人視為神聖的祖靈聖地。

最後引爆事端的導火線是一九三○年(民國十九年)
在馬赫波社一戶名為毆登‧魯比與魯比‧巴萬的泰雅族婚禮上,
一位帶著白手套的日本警佐嫌惡一個在喜慶中幫忙打雜的族人弄髒他的手套,
而將上前示好的族人杖打斥責。
當時在場的馬赫波社頭目莫那魯道長子塔道歐‧莫那,見狀就向該名為吉村的警佐敬酒示歉,
不料亦遭杖打,吉村且撂下厲言將予嚴懲。


一向採隱忍態度的馬赫波社頭目莫那魯道唯恐此事會對族人不利,因此再攜酒邀飲示歉,卻仍未被接受,
遂激發了泰雅人的群情憤慨,長期以來被壓抑的情緒由而爆發開了。

一九三○年十月二十七日上午,霧社的公學校來來往往的湧進了許多人,
這其間包括了日本的能高郡守和台中州警務部理番課的顧問多人。
他們都是當日運動會的觀禮貴賓,只是當他們寒暄熱攏對著太陽旗幟緩冉上升之際,
誰都沒預料到這也是他們命喪黃泉之時。

就在那頃瞬之際,隨著莫那魯道的大聲叱喝,埋伏於運動場附近
集合了馬赫波社、波亞侖社、蘇克社、荷歌社、塔洛灣社、吐羅多夫社六社的勇士們手拿各種利器,
挾以山海之勢嘯乎衝殺進了會場。
頃刻間風雲為之色變,在驚悚與戮聲中,太陽還沒落山,太陽旗已垂然落下。

一百三十四名日本人毫無倖免的全遭殲滅,
不過於此突擊中,泰雅勇士也恪守事前的約定「不殺婦女與幼兒」。

霧社的事件震驚了整個台灣,更震驚了整個日本。
日本方面立即下令調派台灣各地軍警進攻霧社,經過三晝夜的激戰,日方傷亡慘重,
隨之即而增援人馬,並策動熟悉山形而未參與反抗的所謂「味方番」泰雅部落組成襲擊隊,
復而更加派飛機,肆無忌憚幾近瘋狂的投擲違反聯合國條例的毒氣瓦斯彈。

如此相峙近月,彈盡援絕的泰雅族人最後選擇了投崖自盡。
其間甚多婦孺為免勇士有所顧慮已逕先投環上吊,裡中包括了莫那魯道的妻子巴干‧瓦利斯。

一千兩百三十六名泰雅人,最後只剩二百九十八人生還。

懷著悲壯心境的莫那魯道在槍殺兩名自己的孫子後,合著妻子巴干的投環屍首,
舉火連屋一起燒盡,之後攜著長槍一人進入渺無人跡的深山自盡。
他的遺骨於一九三三年被入山的獵人發現,運出後先於能高郡守公開陳列,再轉至到台北帝國大學供學術研究。

因為這次事件,日本政府經由國會的激烈討論後,對台灣原住民政策由高壓而改採懷柔政策。

以上是搜集的資料,不管細節真正與否,
抗日的精神的確令人敬佩。


人止關尋奇:

昔日平地人沿著眉溪(萬霧溪)峽谷,進入霧社"番界"是絕對危險的,照常理應止於"人止關"這個咽喉要地,
這裡位於東眼山與關頭山之間,地質上是夾著板岩的漸新世眉溪砂岩,是匹亞南構造線的重要景址,
為中央山脈地質帶與雪山山脈地質帶分隔的重要地層線。


光緒二十八年(明治三十五年,西元1902年),正當日本政府因深堀大尉十四人被殺於奇萊山實施經濟大封鎖之際,
埔里社守備對中村中尉率領"赤帽子"及隘勇二百餘人,與泰雅勇士決戰互有死傷,是為"人止關之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福利麵 的頭像
福利麵

Freeman

福利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